歡迎來到第一旅游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頁 * 專家
戴斌:旅游學術共同體:進程、目標與任務
第一旅游網:福彩中奖到哪兑奖      發布時間:2019-09-23      字號:【

  9月12日,戴斌院長率博士后團隊參加南開大學建校一百周年活動。上午,戴院長為“百年南開大講壇”做了題為“旅游學術共同體:進程、目標與任務”的講座,并與臺下師生互動交流。講座主要內容如下:

  隨著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深化與廣化,政府對旅游教育和旅游科研的支持,業界對旅游教育和旅游科研的期待,都達到了新的高度。無論是中長期規劃、年度工作計劃,還是專項工作部署,都注重發揮學術研究和統計數據的基礎支撐作用,都注意提升旅游學術機構的影響力和專家學者的話語權。文化和旅游部已經把旅游領域的課題研究納入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基金藝術學資助范疇,支持中國旅游研究院繼續辦好旅游科學年會、旅游集團年會、旅游宏觀決策課題立項和研究成果評獎工作。更加重視基礎性工程建設,積極推動文旅智庫、重點實驗室和中央級科研事業單位建設?;睦糜窩豕餐蹇夠⌒?、前沿性和對策性研究,重點開展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十四五”旅游規劃、旅游數據、全域旅游、高質量發展和當代旅游發展理論研究。繼續執行旅游業青年人才和萬名英才培養計劃,在日常工作和專題調研中更是廣開言路,不斷培育旅游學術界的新空間、新動能和新主體。業界苦于職業技術人才和面向產業的研發成果之匱乏,更加直接地介入旅游教育教學過程,舉辦公共政策研究機構和產業研發中心,來自實業界和媒體的研究機構和專業人員已經成為旅游學術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產業發展格局研判、投資策略和公共政策等方面積極發聲,影響力日漸彰顯。面對融合、轉型與變革的偉大時代,我們需要反思歷史,需要直面現實,更需要自覺肩負以人民為中心的旅游發展思想,堅持與實踐同行,在服務和引領產業發展的歷史進程中,把旅游學術共同體建設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度。

  一、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是旅游理論建設和學術研究的時代背景,也是歷史使命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以南開大學為代表的旅游學術共同體為我國從旅游資源大國到旅游大國,再到旅游強國的發展進程提供了堅實的理論支撐和廣泛的智力支持。李天元教授的《旅游學概論》對基本概念的梳理和基礎理論的普及,杜江教授在旅行社產業創新和旅游企業跨國經營的實踐推動,張邱漢琴教授對旅游話語權的國際建構,齊善鴻教授對酒店服務標準化和管理現代化的行動研究,特別是申葆嘉教授“從經濟入,從文化出”的學術觀點,無不有力推動了旅游理論創新和實踐發展。一代又一代旅游學人的殫精竭慮,理應獲得歷史的記憶和后人的敬意。與此同時,受益于繁榮增長的產業實踐,旅游教育和學術研究在政府決策、產業發展和國際交往中得到了較高的認可,實現了理論與實踐的良性互動。如果沒有國民旅游市場的持續繁榮,沒有豐富多彩的產業實踐,很難想象我們會提出“大眾旅游”“景觀之上是生活”“主客共享”“從美麗風景到美好生活”等與時俱進的創新觀點。如果沒有出境旅游人次和花費的高速增長,沒有 “ADS”“自由行”“旅游年”等雙邊和多邊框架下的旅游交流合作與制度創新,如此眾多的中國旅游學者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也同樣是不可想象的。

  1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隨著以國民消費為基礎的大眾旅游時代的到來,旅游學術研究的價值取向開始分化:高校更加強調所謂的學術范式、基金、人才和國際發表,以便看上去顯得“科學Style”,并在現有的學科評價和資源分配中獲得更好的位勢;專業研究機構和產業界則借助專題報告、會議演講和互聯網平臺,廣泛傳播其源于實踐、基于數據和應用導向的研究成果。更多的數據報告、評價榜單、虛擬平臺和國際組織被創造出來,以求快速收獲行業影響力和社會關注度。雖然從“老四所”到“新八所”,從“五星聯盟”到“旅二代”,旅游的學術江湖此起彼伏,甚至連一個全國性的學會都沒有,但是旅游學術共同體在過去十年里還是在健康有序地發育和成長。經由中國旅游協會教育分會、教育部旅游管理本科教育指導委員會、《旅游學刊》、中國旅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與外設研究機構,以及中國旅游科學年會、國家旅游局科研立項與學術成果評獎等平臺,旅游學術共同體在價值取向、科研活動、文化生活和內在精神等方面,依照英國哲學家布良朗依在《科學的自治》中提出的“學術共同體”的內涵與特征,已經具有了明顯區別于本領域一般社會組織和社會群體的可辨識性。

  與地理、經濟、管理的傳統學科相比,與文化、藝術、遺產?;さ忍厴Э葡啾?,旅游研究還是有待進入主流視野的新學科。從學科層次上看,在學位授予和人才培養學科目錄中還不是一級學科,目前核心期刊僅有《旅游學刊》、《旅游科學》少數幾個學術陣地,不少“雙一流”大學還不承認這個目錄。博士點、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和工作站也比較少,交叉研究特別是文化和旅游融合方面的研究還顯得不足。旅游院校領導者和教授、博士為主的學術共同體因此普遍存在學科邊緣化的焦慮,為化解這一焦慮,大家受路徑依賴的影響傾向于將更多的學術資源導向科學層次提升這個指揮棒,而有意無意地忽略了旅游業發展的國家戰略和行業需要。這個問題解決不好,旅游學術共同體就很可能會因為價值取向、研究范式和成果評價方面的根本分歧而走向分崩離析。

  二、以人民為中心,推動旅游業高質量發展是學術共同體的初心所在和使命擔當

  我國旅游研究隊伍是旅游業發展的重要力量。改革開放四十年來,與旅游業快速發展相適應,我國旅游研究機構和隊伍得以持續增長和良性發展,在標志性成果、學術平臺、人才隊伍和應用推廣等方面取得顯著成就。據統計,我國共有2600余所院校設置了旅游管理相關專業,在校學生近70萬人,形成了成人教育、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本科生、碩士研究生、學術型和專業型博士、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和工作站等完整的人才培養體系。中國旅游集團、華僑城集團、攜程旅游集團、美團大眾點評、人民網等大型企業相繼設立了研究開發和公共研究機構,各類政產學研合作平臺也在不斷涌現。隨著旅游業發展方式的轉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深入推進,資本、技術、創意和人才成為當代旅游業主要推動力,來自體制外的旅游研究機構和專業人才隊伍還將進一步增加。

  今天的旅游業已經進入以國民消費為基礎的大眾旅游新時代,社會各界廣泛參與的全域旅游新格局,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新階段。旅游學術共同體需要面向教育教學和學科建設,以論文著作發表為己任的科學家,需要面向實踐和服務產業,并提供現實解決方案的工程師,也需要服務國家需要和引領時代發展的戰略學者。以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為主體,以民間智庫和市場化研究力量為補充的旅游學術共同體,更加自覺地肩負歷史使命,不斷修煉自己的靜、靜二氣,培本固源,在教學、科研和產業和公共政策等領域進行耐心細致的思想建設和理論創新工作。為此,有必要重新思考當代旅游發展的理念、目標和動能,以美好生活鏈接文化建設和旅游發展,以大數據鏈接資源供給和市場需求,以充滿生機的新型市場主體滿足主客共享的美好生活需要。用文化的養分滋養旅游,豐富旅游的內涵,推動旅游的特色化、品質化和效益化。依托旅游的產業化、市場化手段豐富文化產品的供給類型和方式,進一步提升文化的吸引力、競爭力、影響力。

  2

  當代旅游發展理論和思想建設,必須也只能是以人民為中心,自覺服從和服務于國家旅游發展戰略需要。無論是法語傳統,還是德語傳統,歐美發達國家的旅游學術研究都是在旅游產業發展到一定時候,社會分工比較完善的環境下,著眼于現象解釋和理論建構。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創匯導向的入境旅游發展階段,我們學習洛桑、康奈爾、薩里和夏威夷,借鑒和吸收了世界旅游發展的理論和實踐成果,初步構建了共同的知識譜系,如艾斯特定義、旅游目的地生命周期模型、凝視、體驗等。進入新世紀以后,為了學科競爭的需要,投入了越來越多的學術資源以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社科基金、在國際C刊發論文,在滿足了填表需要的同時,也存在片面追求所謂的理論自洽和學者自我精英化的傾向。歷史一再證明,旅游學術研究不僅要有學理基礎和研究范式,還要有立場、觀點和價值取向,更要主動接受產業實踐和社會實踐的檢驗。哲學和社會科學的學術研究者、理論建設者得有自己的立場和態度,理想和價值觀才是我們飛多高和走多遠的最終決定力量。如果為學術而學術的思維定式不打破,旅游研究隊伍的視野、格局和氣度就不能從理論和實踐兩個方面切實推動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自身的成長也會受到極大的限制。只有與千千萬萬的游客和從業人員在一起,想國家之所想,急產業之急,以知識分子的才情和科學家的努力讓國民大眾享受美好的旅游生活,才能在科研實踐中建設不負時代不負旅的發展理論。否則,再多的學術和行政頭銜、再多的榮譽和稱號,也終將為歷史所忘卻。

  旅游學術共同體要多向文化領域的專家學者、文化名家、藝術大家和基層文化工作者學習,不斷提高自身的綜合素質和專業能力。國家和地方的旅游行政主管機構和市場主體都在深化融合,文化系統在了解旅游、研究旅游,旅游研究的學術機構也要努力向文化學習??凸鄣亟?,無論是對戲曲、舞蹈、音樂、美術、文博等藝術表現形式,對黨和國家的文化政策和文化自信的理解,還是對文化事業、文化產業的研究范式,許多研究人員都還了解不夠。只有以高度的文化自信,秉承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承載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化創造,旅游研究也才會真正做到“見物見人見未來”。要堅持圍繞中心大局、服務大局,加強戰略研究和頂層設計,破解發展難題。自覺將旅游研究與國家重大戰略對接,找準旅游發展定位。在此過程中開展重點研究,形成重點成果,加強轉化利用。

  三、旅游學術共同體要自覺強化基礎工程建設、青年人才培養,實現關鍵領域的重大突破

  加強跨學科研究、復合型人才培養和數據、文獻等科研基礎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黨的十八以來,中央就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文化軟實力等一系列決定和意見,為新時期文化和旅游研究指明了方向。面向層出不窮的養老旅游、研學旅行、房車旅游、郵輪旅游、定制旅游、文化與時尚旅游新需求,特別是目的地生活方式的深度體驗需求,面對資本、文化、科技和創業等旅游發展新動能,面對融合發展、全域旅游、高質量發展等新課題,我們要有理論探索的勇氣,更要有學術話語的底氣。底氣從哪里來?從豐富的歷史文獻、檔案資源、地方和企業發展案例中來,從旅游統計、大數據和實驗室中來,從自主開發的學術推廣和業界互動平臺中來。文獻、大數據和推廣平臺不是什么新鮮事,但是真要做到自主性和有效性,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能搞花架子,要有耐心和積淀,經得起同行和時間的檢驗,能為決策機構和市場主體帶來切實的效益,為產業融合發展提供全新動能。在建設思路上,要以問題為導向,形成切實可行的數據生產和文獻支撐體系。在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進程中,充分依托已經形成的客源市場和產業基礎,加強文化活動規律、文化資源開發和產業發展、文化工作的宏觀和戰略研究,在促進文化體制改革、豐富人民文化生活、構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和對外文化宣傳戰略體系中發揮更大的智庫作用。

  3

  加強對旅游與文化融合發展的宏觀政策和產業發展戰略研究。學術共同體要主動提高政治意識,自學肩負引領行業發展的責任。文化建設和旅游發展都是為了滿足人民的美好生活,主客共享的美好生活已經成為旅游業高質量發展的新動能。文化和旅游既不是并列關系,也不是上下關系,而是共融共生的一體。隨著大眾消費的興起和市場供給的多元,可能會出現去意識形態化的趨勢,個別地方和一些項目為了經濟效益而出現媚俗的低層次產品。在大眾化和消費主義時代,旅游發展要不忘初心,牢記旅游發展的使命感,堅持文化自信,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文化和旅游研究的融合過程中,要始終圍繞為國民大眾謀求旅游和文化福祉,為百姓提供優秀的文化產品和服務以及優質的旅游產品和服務這個核心。要把歷史文化和現代文明融入旅游發展研究中,使旅游學術共同體成為宣傳中華文化和現代化建設的成就窗口,成為傳播科學知識和先進文化的重要陣地。

  文化和旅游部黨組書記、部長雒樹剛在中國旅游研究院調研時說:一群人、一件事、一輩子,為建設以人民為中心的當代旅游發展理論而努力奮斗,為資政建言、引導產業和講好中國故事而努力工作。這是對中國旅游研究院全體干部職工的要求,也是向各分院、數據分中心、研究基地、旅游數據合作網絡,以及全國旅游學術共同體提出的殷切希望。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文化和旅游系統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統籌推進大眾旅游新時代、全域旅游新格局和優質旅游新戰略,開啟旅游與文化融合發展、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這個是主基調和大方向,旅游理論建設和學術研究不可能偏離這個主基調和大方向。當代旅游學術研究已經不再是書房中的顧影自憐,走進生動活潑的生活場景和日新月異的產業實踐,真實觸摸美麗中國旅游夢,才會有持續前行的力量和原創思想。旅游研究者需要走出圖書館和實驗室,到現實生活中去,用學到的理論、知識、工具和方法,分析研究人民對美好旅游生活的現實需求,與行政主體、市場主體一道去切實增進國民大眾的旅游和休閑獲得感。只要堅持把論文寫在旅游實踐的大地上,理論建設、學術研究和學術共同體的成長就會有無限的成長空間和不絕的動力源泉。

來源:中國旅游研究院 責任編輯:朱舒婷
相關閱讀 (關鍵詞:旅游)
高舜禮:休閑綠皮書的緣起與影響 2019-11-12
冬季產品提前熱銷 冰雪極光受歡迎 2019-11-12
黑龍江赴京推介冬季旅游 2019-11-12
文創和景區融合發展之路如何走? 2019-11-12
古國伊朗的“打開方式”超乎想象 安全與熱情才是伊朗旅游主旋律 2019-11-12

6221